新春走基层|广州南沙舢舨洲灯塔守灯员黄灿明:一家四代航标工,春节是一顿团圆午饭


发布日期:2024-02-20 04:03    点击次数:198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江珊南沙报道

  ——过年看看小孩如果都放假,就回去吃个中午饭。一年都不回去一趟也不太好。

  ——有时船舶经过我们珠江口,放两下鸣笛,表示一点谢意。我们同他挥挥手,表示一点敬意。

  贴春联、挂灯笼,各种年货搬进门……这几天,不同单位、部门前来新春慰问,让珠江口的舢舨洲岛格外热闹。每有船到,被同事们称为“岛主”的黄灿明总是提前在码头等候。只见船上人吆喝一声向岸上抛绳,黄灿明一把接住,固定在码头缆柱上,灵活的身手很难看出这已是一位年近六十的长者。

  舢舨洲岛位于南沙龙穴岛东侧珠江口和伶仃洋的交汇处,因其像一块海上漂浮的小舢舨而得名。岛上的灯塔建于1915年,是广州目前仅存的还在使用的近代航海灯塔。交通运输部南海航海保障中心广州航标处黄灿明是岛上唯一的守灯员。白天维护灯塔、夜晚值守灯塔,战胜无数个珠江口的暴风、雷击、骇浪……这样全年无休的工作与生活,他已经坚持了24年。

  “船舶睇到我哋呢盏灯(船舶看到我们这盏灯),就知道要入广州港了。”百年灯塔,指引着海上商贸船只靠港的方向。守灯的黄灿明也早已成为象征“燃烧自己,照亮他人”航标精神的一面旗帜。

  一家四代航标工守护珠江口“航灯不灭”

  今年是黄灿明在岛上度过的第25个春节。一起庆祝的有黄灿明的妻子,和他养的三只狗、四只猫。陪伴黄灿明最久的一只狗叫阿福,平时文静粘人,大家拍合照时还爱凑上镜。“别小看它们,能抓岛上有很多蛇、虫。特别是岛上有眼镜蛇,人要是被咬到就不行了。”黄灿明言语中满是宠爱。

  黄灿明告诉南方财经记者,年夜饭餐单和平时一样,“都系买啲(都是买些)罐头、大白菜、马铃薯、腐乳,放的时间长的那些。”

  至于过年家人的团聚,可能只有一顿饭的工夫。一家四代航标工,常年海上值守和作业的工作性质,让家人们都接受了聚少离多的相处模式。 “过年看看小孩如果都放假,就回(东莞)去吃个中午饭,看看爸爸就回来。一年都不回去一趟也不太好。”

  站在舢舨洲灯塔最高处,东面近处是广州港出海航道,来往船只如梭。向西北望珠江口,虎门大桥横贯东西,连接着广州南沙和东莞虎门。黄灿明指了指大桥方向说,“我阿爷、爸爸守的灯塔就在那里”,他又转向东面大海远处隐约可见的岸线说,“那边是深圳妈湾,我儿子在蛇口,也是一名航标工。”

  爷爷黄带喜自上世纪20年代开始,守护金锁排灯塔30余年。

  父亲黄振威自1957年开始,守护虎门河道灯浮标42年。

  黄灿明自1988年成为航标工,1999年被调到舢舨洲岛灯塔工作,已在岛上守护25年。

  儿子黄登科已是家族第四代航标工,在深圳蛇口工作16年。

  为了支持黄灿明的工作,妻子义务上岛陪伴20多年,一双儿女主要是在岸上由亲戚们照顾长大。记得黄登科小时候上岛,被夜晚的浪涛声和风声吓得直喊回家,还一定要带上爸爸,谁料长大后,却毅然选择了和父亲一样的工作。“当时是希望做同一个工作,能够多见到爸爸”,黄登科此前接受媒体时说。

  “灯不能灭,不然航船就可能遇到危险。”一份使命感,让四代人坚守在珠江口的航标岗位上。

  “爸爸当时是阿爷生病了,所以接替他继续守灯塔。其实岛上工作很辛苦,好多次(想放弃),我想到他们那时候条件比我还苦,都坚持下来了,我也可以。”回忆20多年守塔,黄灿明的叙述总显得平淡,但是在得知儿子的选择时,他却难掩担忧,“我也提醒过他,航标工要挨得住寂寞,海上风浪打在头、背上是很痛的。”极端风雨天气时,舢舨洲岛周边的海浪有4、5米高,海上检修作业凶险,而灯塔因为地势最高,曾有几次遭遇雷击损坏,需要及时抢修,保障船舶安全。在炎炎夏日,每天必须在气温最高达50摄氏度的灯笼里进行塔灯维护。

  “但是他说,‘你自己都不怕,我更加不怕啦,我那么年轻’。”如今谈起儿子的工作,黄灿明脸上写着骄傲自豪,“现在年轻的航标工和过去区别很大,要学会运用很多先进技术。希望他学习更多先进知识,为国家航标工作做出更多贡献。”

  代代航标员见证祖国航海事业蓬勃发展

  1月31日,2023年第四季度“中国好人榜”发布,广东省7人光荣上榜,黄灿明入选。

  早在2001年,黄灿明被交通部评为“全国海事系统先进个人”,又于2002年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多年来,舢舨洲灯塔成为党性锤炼基地,一代代灯塔守灯员的平凡故事,却成为我国珠江口航海事业发展的重要篇章。

  “过年期间,其实灯塔守灯员也没法休息。因为一旦主灯灭了,对广州港进出海航道内的船舶影响是很大的。”临近春节,入职刚一年多的广州航标处航标员苏致颖与同事们一同来到舢舨洲岛送新春祝福,他告诉南方财经记者,“‘岛主’一直是我们的榜样。”

  为海上船舶指引方向是航标的重要作用之一,相当于海上交通灯。随着我国航海事业持续发展、出海航道日益繁忙,航标在确保船舶安全航行的同时,还要进一步优化指引,提升通航效率。因此,我国航标数量近年来加快增长,航标管理的要求也持续提高。

  黄灿明说,如今广州港出海航道上的船越来越多,“一天有几千艘,船也越来越大,有很多集装箱船。”

  虽然只是隔海远远相望,但是一盏黑夜中明亮的灯塔最是能够温暖海上船员的心。“有时船舶经过我们珠江口,放两下鸣笛,表示一点谢意。我们同他挥挥手,表示一点敬意。”黄灿明说。

  在过去,黄灿明除了守护岛上灯塔,还需要及时维护岛周边的灯浮标。一开始,需要划木舟进行维修,之后单位为他增配了小艇,可以应对更恶劣的海上作业环境。如今,航标灯已完全由苏致颖所在的岸上团队,通过遥测遥控系统进行实时在线监测管理。

  苏致颖介绍,造成航标故障的原因有自然灾害、船舶碰撞等情况,近年来通航船舶增加,航标处的应急管理响应能力是航道保持顺畅高效运行的保障。“我是土生土长的南沙人,对船舶、出海多一分亲切感,大学读的也是交通运输港口管理方向。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份工作很适合自己,但是慢慢接触各方面工作后,我更感受到了它的责任与意义。”

  工作一年多里,小苏最难忘的是一次阳江附近的海上巡检,“今年年初刚好是大船值班,我们整个月都跟在船上。当时去到阳江,看到那边的海上风电发电场感觉确实是很宏伟。然后那一大片风电场的外面,围着我们(管理)的航标,真切地感觉到了我们的工作为服务地方经济建设所贡献的一份力量。”

  【视频拍摄剪辑】江珊

  【通讯员】南沙区宣